爱台金牌股赚很大,不靠中国年赚半个资本额

2020-07-23
    916浏览
爱台金牌股赚很大,不靠中国年赚半个资本额

当中国工厂光环褪色,低成本优势不再,红色供应链的威胁步步进逼,不为人知的是,台股上市柜公司年赚半个资本额的高获利族群中,已有 65 家製造业可以不靠中国赚大钱。这群前导部队将是台湾经济转型的火种,他们究竟如何做到?

2015 年,中国经济成长率 6.9%,是 1990 年以来首次低于 7%。1990 年,是台商在中国大放异彩的起点,当时,外商因天安门事件撤资、观望,台商危机入市,挺身而进,拿到最好的设厂条件,尽情享受低劳工成本的果实。

时隔 26 年,IMF(国际货币基金)今年 5 月发布的报告中指出,中国经济成长放缓,影响商品价格、贸易与金融,中国经济转型可能使台湾经济成长率减少逾 0.35 个百分点,南韩减少逾 0.2 个百分点,马来西亚减少 0.15 个百分点。其中,台湾与中国在贸易与金融关係密切,受到中国经济转型的短期负面冲击最大,今年经济成长率频频下修,「保一」希望渺茫。

「我们的结构转型,从 1990 年,台湾第一家电脑厂商在中国出现时,就应该开始进行。」这是总统蔡英文对两岸产业从互补到较劲的看法。2003 年,她担任陆委会主委时也直言,「相对于中国,台湾只有领先 5 到 10 年的时间」。如今,红色供应链的威胁迫在眼前,她仍旧抱持信心,因为台湾在整体社会结构、人才培育都比较好,只是「创新孵育」的机制没做好。

能捨!不赚中国低成本的劳力财

政治人物即使有能力看清趋势,却经常因为权力分配、政治角力、甚至选票交换等因素,看得到、讲得出、却不一定做得到;企业领导人不一样,看清楚趋势,可以提早布局,忍耐几年利润不佳,蹲好马步、基础稳固后,自然水到渠成。日本、中国、台湾政府这两年才在推动的结构改革,很多企业早已完成布局,正搭上顺风车,默默大赚趋势财。

神脑集团下的神準科技,生产网通产品,董事长蔡文河 1990 年代在台达电工作,接触中国製造业环境,当时台达电的变压器、线圈、电源供应器都属劳力密集产品,1991 年陆续移到中国生产。随后,蔡文河接手台达电旗下的达创总经理,又转任光宝集团网通事业部总经理,业界经验近 30 年,台达电、光宝都是电子业的老牌中概股,投资获利丰厚,蔡文河当然是一位「中国通」。

他回忆,在 1990 年到 2000 年间,中国作业员月薪约 300 到 500 元人民币,只有台湾劳工的一成左右,台商为了节省人工成本,製造业大量进入中国,事后回想,从这时候开始,台湾的技术渐渐移到中国,现在大家都知道问题在哪里。2000 年以后,中国劳工意识抬头,有三金(养老、失业、工伤保险金)、五金(三金再加上疾病、生育保险金)的政策,到现在十几年下来,大城市的工程师、白领阶级,起薪约台币三万多元,跟台湾差不多;如果有 3 到 5 年的经验,整个成本(含所有劳工保障),已经比台湾还高。

2006 年,蔡文河从神脑独立、创立神準时,决定走一条和老东家们完全相反的路:不去中国设厂、百分之百台湾製造,创立自有品牌 EnGenius。他认为,台湾从 1980 年代起,科技业开始跟日本、美国做生意、学经验,不管是硬体或软体,都有很深厚的技术。最好的例子是工研院独立出来的台积电,技术生根在台湾,现在已经是世界龙头。

不过,大部分的台湾老闆满脑子都是做代工、冲营业额,尤其上市柜以后,法人会一直追问成长率。成长率不好,股价就跌,技术坚持与股价涨跌间,永远是一场拉锯战,界线一旦失守,技术和创新就无法在台湾生根。

「我过去 20 年都在做 OEM,帮人作嫁,客人说要做什幺,你就去谈成本、谈材料,代工就像是一部机器,客人叫你做什幺就做什幺。」结果,蔡文河创业时,台商已经教会中国厂商,例如 TPlink(普联技术)等,以低价抢市,网通业景气很差,家用、中小企业市场,都被中国厂商打得很惨。

当初,没有人看好「台湾製造」,蔡文河洗脑似的一遍又一遍对股东、对员工讲,要利用台湾训练的人才,做出差异化,不应该一味追求低成本,创业之初就避开大宗产品。但是,做品牌靠广告、代言,提高品牌知名度,要花很多钱,只有大公司才有办法,神準却没钱。

蔡文河绕过「品牌」这条昂贵的路,从「产品力」下手,就是差异化、特色、创新,他一向秉持「只有夕阳观念,没有夕阳产品」,就像台湾以前是毛巾王国,大宗产品外移中国后,改做造形毛巾,又闯出一片天。神準锁定企业级、户外型等少量多样产品,当时还是思科、Aruba 的天下,中国做不出来,神準却以价格及品质取胜,客户接受后,就是怎样去行销,这是脱离价格竞争必须走的路。技术的马步蹲得稳,神準自 2013 到 2015 年的 EPS (每股税后纯益)都超过一个资本额,分别为 10.03、12.63、16.6 元。

能磨!坚持产品创新力做出差异化

做代工生意是拎着一个皮包去跑客户,品牌却不能只有少数人知道,而是要很多人知道,神準虽然没钱打广告,却有好产品,蔡文河的「细胞分裂法」登场,先去国际大城市设分公司(那时候还没有网路关键字行销),例如洛杉矶、迈阿密、新加坡、杜拜、荷兰等,每一个办公室都不大,成本也低,採用口碑行销,从分公司拎着皮包去找当地代理商,提供免费样品来打开市场。像星巴克、连锁旅馆、补习班等场所的无线上网,都向神準买整套系统的软硬体服务。

欧洲则以荷兰为中心,每个国家请一名销售代表,付他低的薪水、高的佣金,好处是神準的成本负担低,销售代表好比自己创业,卖得多赚得多,他会很勤奋的在当地跑客户,比做广告成本低,又有效,这就是细胞分裂的行销模式。

除了欧、美市场,金融落后国家的移动通信、行动支付正快速起飞,非洲的肯亚人口 4 千万,已有一千多万人使用行动支付,比台湾还要普遍,电信业者以无线 Wi-Fi 补固网的不足,神準的产品已经卖到肯亚、印度、埃及等新兴市场,迎接未来 4G、5G 升级的商机。神準工厂留在台湾,为了填饱产能,除了品牌,代工仍佔七成营收,「和我们产品级数相当的才做,不会去做低成本」,蔡文河说,代工客人都是自己找上门的。

求变!在大趋势中不断寻找新蓝海

今年全球景气不明,「这是市场的问题,神準营收会比去年下降一些,虽然毛利率差不多,但绝对金额下降,EPS 也下降」,面对逆境,蔡文河并不避谈 EPS 下降,反而很坦然地告诉媒体,不会因为这样去接没营养的订单。藉此空档,他亲自设计出一对毛茸茸小熊造形的行动电源,準备抢攻年轻族群,将在「神脑线上」电商平台开卖,蔡文河再次提到「只有夕阳观念、没有夕阳产品」这句话。在景气不佳时多方练兵,对他,已经养成了习惯。

他知道,未来金融科技(FinTech)、物联网、4G、5G 是神準一定会抓住的大趋势。公司未来的两大主轴,第一、以无线网路为核心,发展企业用 MIS(管理资讯系统)云端管理平台,目前神準的软体工程师已是硬体的 3 倍;第二,硬体的垂直整合,自製关键零组件,例如高阶、通讯用电源供应器,目前 15% 自製,到明年可以全部自製;还有天线,现在 98% 都自製,还可以外卖。

逆转!上市柜公司去年中国获利走下坡

事实上,中国製造低成本不再,台资企业包括零售业的大麦克吹熄灯号;童装大厂的仪大中国厂破产,还拖累了台湾母公司解散;製鞋大厂宝成旗下的裕元,这两年也因罢工被盯得满头包。台商在中国的投资停滞不前、高峰已过,更普遍的行动是慢慢移出中国,以製鞋、家具、成衣、低阶电子业最普遍,而过去很多投资是绕过台湾投审会,撤资也是悄悄进行,据估计,近两年从中国撤出的台资高达 500 亿元。

外资也面临困境,2015 年起,包括微软、星辰(Citizen)、松下(Panasonic)、日本大金(Daikin)、诺基亚等製造业纷纷撤离中国,将工厂迁往东南亚或回流本国。即使想加入「腾笼换鸟」也有诸多限制,Google、脸书进不了中国;肯德基、麦当劳、苹果经常成为民族主义反美情绪的出口,近日南海争议,就有民众在店门口拉布条;中国的外资投资统计也印证,2007 年到 2011 年间,外资投资中国年成长率还在 10% 以上,2012 以来只剩下 5% 左右……

再看台湾上市柜公司,根据 CMoney 统计,去年上市柜公司转投资中国的帐面净值还较 2014 年增加 349 亿元,但获利却减少,认列来自中国净损益为1,875 亿元,较 2014 年的 1,957 亿元减少 82 亿元;佔整体税后纯益的比重也从 2014 年的 12.35%,降到 2015 年的 11.76%。勤业众信会计师事务所总裁郭政弘认为,劳工成本增加应是主因。

再进一步分析,到底有多少台商已经逃离了红潮威胁呢?在一千六百多家上市柜公司中,去年 EPS 高于 5 元有 191 家企业,其中,中国资产佔总资产比重低于 10%、且中国获利佔总获利也低于 10% 者,高达 91 家。换言之,年赚半个股本以上的高获利公司中,有 47.6% 对中国的依存度并不高,扣掉金融、营建、服务业之后,还有 65 家製造业,可以不靠中国赚大钱。

分析 65 家製造业名单,多家产业龙头名列榜上。市值高达 4.4 兆元、刚创历史新高的台积电是晶圆代工龙头;市值高达 4,533 亿元的大立光则是手机镜头之王,生产基地就留在台湾;华硕精耕全球品牌,中国的市场佔比也不高。

出列!65 家製造业不靠中国赚更大

除了高技术的电子业,劳力密集的纺织业藉由南进闯出一片天,聚阳董事长周理平说,公司仅有 6% 产能在中国,其他 94% 都在南向的几个国家。他认为,纺织业相对电子业更适合南进,也不觉得台厂起步太晚。

自动化、智慧製造的企业,龙头上银在苏州投资 8 亿元的新厂,刚刚动工,预计明年启用,公司规划投产后年产值约 130 亿元,和现在一年的营业额差不多,算是相当重要的投资,未来成效如何须密切观察。在全球伺服器滑轨市佔率高达三成的川湖,去年 EPS 高达 20 元,就完全以台湾为生产基地,精益求精,毛利率高达五成以上。

还有原本做传统运动用品,转型进入汽车轮圈的兴柜公司巧新,不做大宗产品,瞄準的是高级跑车,单价提高到一般产品的几十倍,客户还是络绎不绝,根留台湾创造高获利。

民进党政府上台后,致力推动五大创新产业,希望引领台湾经济转型,但是,有远见的企业家,早已布好棋局,分散中国风险、征战全球市场,这群前导部队将是台湾经济转型的火种,「爱台金牌股」也是值得投资人长期追蹤的标的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随机文章